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平安夜

“平安夜,惟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Space里这么祝愿。
 
今年的平安夜过得尤其不太平。从早晨8点开始Con-call, 电话就一直不断。去年那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都要在今天给一个说法。
 
平安夜,21点小瓶回来了。看着两眼呆滞,一天水米未进的我,决定带我出去透透风。
 
三环路,到了长虹桥开始堵车,终于来到了灯红酒绿,红男绿女的花花世界。 转到三里屯北街,一坐一忘已经打烊,只好转战边上的泰餐。我发现这种时候,我的8卦气场就变得很强,看到了不该看的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儿。
 
所以我躲在角落里,扒拉着绿咖喱里的西兰花,想想我这一年。
- 除夕夜,乔纳森李说: 人再有本事也难抵抗命运的不仁慈,这道理再简单不过,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 春天里,我鼓励自己:  认识到人生的荒谬但勇敢地活下去,这是一个告白并非解释。
- 夏天里,苗炜说: 四十岁之前是学习和世界相处,四十岁之后是学习和自己相处。 
- 秋天里,友人告诉我: 所有的自我激励无非是自我麻痹。
- 冬夜里,开心网上的某名媛说: 做心理治疗,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承认生命的无意义和无目的性。
 
所以我就这样,思考着、纠结着、摇摆着、崩溃着、中年危机着过了这一年。
 
这一年某器官、某水果、某野兽和纠纠舅舅的组合,分享着喜怒哀乐,嬉笑怒骂,彼此支撑着、坚持着。这一年team里四位同事都昏了。这一年家门口开挖了三条地铁线。这一年,平安夜,我不知如何是好。
 
小瓶开心地看着我手机上开心网上来来往往的8卦,我静静地看着她。
 
我依旧这样耐心着,不与命运追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谁用谁知道

同事发了一条老罗的语录来,说可以作为座右铭。老罗说:“我年纪越大,就越觉得那些心理阴暗,一肚子心计,满脑子阴谋论的人,是因为智力不够。这和我小时候的认识是大致相反的。尽管存在个体差异,但是整体上,足够聪明的,进化得更好的人群,通常会倾向于选择公平、正义,更容易具有坦诚、善良的品质。”
 
这段话说出了我一直以来想说的东西,但是却解决不了我一直以来的困惑。
 
我曾经在MSN上放过这样一个签名:“是不是因为不坦荡,人就变得不开朗。”这句话说得很客气了,我今天已经把签名改成了:“是不是因为不善良,你才这样遮掩躲藏”。
 
有个传奇的姑娘叫某器官。她写了很多寓言式的小文章,有人认为是讲爱情,有人认为是讲人生。只有明白的看客心里清楚,讲的是什么。我写不了某器官的那些寓言故事 — XX说……;YY做了个梦;WW小时候有只鸭子。但是,我也有和某器官一样的困扰,关于人心和人性。
 
我接受来自人本性的坏,我不接受善良招牌下的虚伪。你如果坦诚地说:“我就是这个操行,你有本事把我怎么样?”我会觉得你是真性情,死在你手上也心甘。你可以捅我一刀,但请你不要对我说:“我捅你一刀,是为你好。” 你也别逼我说:“植入我身体的这个金属片状物让我神清气爽。” 因为我宁肯去死也不会配合你意淫到高潮。
 
我的困惑是:“这样的你,会有怎样公平、正义的人生呢?”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西元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三号的凌晨

从梦中惊醒,可是却记不得自己做了个什么样的梦了。伸手去抓床头的闹钟,凌晨五点。下床,抹黑在房间里找水喝。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和熟悉,然后,我突然间意识到自己是在酒店,而不是在的家里。把一家酒店住到如此境界,这意味着多少工时的投入啊。
 
西元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三号的凌晨,经历了一天风雨雪交夹的长春,现在如此安静。过去的半年,我平均每周来长春一次吧。可以说,我不在长春,就在来往长春的路上。就在这来来往往中,那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慢慢轮廓清晰,一步步向前推进。
 
黑暗中回想着这半年来的颠簸,脑袋里不停地出现加缪的《西西弗的神话》,那本我高三时候为了装B而读的薄薄的哲学书。十多年后,那些文字突然变得越来越清晰,而我终于仿佛明白了这些文字的意义。
诸神处罚西西弗不停地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石头由于自身的重量又滚下山去,诸神认为再也没有比进行这种无效无望的劳动更为严厉的惩罚了。但加缪说,西西弗是幸福的,因为他否认诸神并且搬掉石头。他知道自己的宿命但是又爬上山顶;人回归到自己的生活之中,西西弗回身走向巨石。
 
常理看来,西西弗的故事应该是一个悲剧,因为西西弗清楚地知道,竭尽全力将巨石推上山的那一刻,就是下一个痛苦轮回的开始。 这就是加缪所说的"荒谬",荒谬的命运。曾经的共产党员加缪又说:“今天的工人终生都在劳动,终日完成的是同样的工作,这样的命运和西西弗的命运一样荒谬。”“但是西西弗,这诸神中的无产者,这进行无效劳役而又进行反叛的无产者,他完全清楚自己所处的悲惨境地:在他下山时,他想到的正是这悲惨的境地。造成西西弗痛苦的清醒意识同时也就造就了他的胜利。只有蔑视命运才能而自我超越。 ”

我们很难说西西弗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如果西西弗痛苦,诸神就赢了。如果西西弗快乐,诸神会说哪里见过这样的白痴。当西西弗再次面对他的巨石,我们是否也应该微笑面对我们的人生。老李说:人再有本事也难抵抗命运的不仁慈,但是四个老男人还是迎着风向前。荒谬的人说“是”,但他的努力也永不停息。

 
认识到人生的荒谬但勇敢地活下去,这是一个告白并非解释。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亡命之徒的出发

CCAV的春晚,不看也罢,看了电影频道的08年世界电影回顾之后早早就睡了。
 
今天在亲戚家的时候,百无聊赖地看晚报,发现居然纵贯线的四个老男人(李宗盛、罗大佑、周华健、张震岳)也上春晚了,而那首EP《忘命之徒》也被和谐成了《出发》。上网看了视频,这四个老男人还是那么精彩,就算是CCAV的春晚舞台上,气场还是那么足。
 
只是,这首充满了人生大智慧的《亡命之徒》实在是应该好好地说道一下,它不仅仅是出发,也是一个解答。以正确的姿态出发,才会骄傲地过完那不完美的人生。
 
结构上看,这首歌像老李那时候的《最近比较烦》,个人有个人的烦恼,但是人生很灿烂。张震岳还是十八岁时的叛逆,老李还是那么举重若轻,因为有了大佑,所以整首歌有多了很多凝重。
大爱这里面的歌词,这几句一定出自老李之手:
“我们就各自用舒服的姿势,擅长的方式,给人生我们的不管是一种告解还是一份答辩词
  人再有本事也难抵抗命运的不仁慈
   这道理再简单不过 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真爱并非不来 它只是被无预警的恶意的延迟
  不要让某个女人做的蠢事变成你自己与自己的争执”
 
而这些句子又大有大佑的风格:“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 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 只有当眼前亮起来了以后 才有机会彰显它的价值”
 
就是这样,我们都是亡命之徒。每个人都知道命运最终的指向,所以迎着风向前!
 
—————————————————————-
 
亡命之徒 (在线收听)
 
作词/作曲/编曲/制作:Super Band纵贯线
听我说 我原来有个梦
跟你高飞远走 跟你一起走到白头
但是我 拥有化为乌有
忘记我们承诺 忘记曾经爱你爱的那么浓
我不能带你走 我犯了大错
必须一个人走 必须扛下所有罪过
必须离开熟悉的街口 请你不要忘记我
这夜里有小雨飘在空中
当我扣板机的瞬间灵魂早已卖给魔鬼
可笑的是 我好想求主帮我赎回
赎回我那一丁点的尊严
想起妈妈的脸 对不起这几年
是否有机会再见你一面
妈妈我犯了错 你会原谅我吗 我已经踏上了末路
别人眼中的亡命之徒 哪里还有我的藏身处
我的兄弟 离我远去我还傻呼呼的相信道义
所谓的人性莫非要用血和泪来换取教训
不想再混下去 想说干完这一票就不再撩下去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就流不停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运命哎呀 什么关卡?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
喂 小子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 曾经以不同的面貌
也在我生命里出现过好几次
对此 我并无更高明的解释
只是觉得今天说不定是个合适的日子
我们就各自用舒服的姿势
用擅长的方式 给人生我们的
不管是一种告解还是一份答辩词
人再有本事也难抵抗命运的不仁慈
这道理再简单不过 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真爱并非不来 它只是被无预警的恶意的延迟
不要让某个女人做的蠢事变成你自己与自己的争执
为什么 该有的都有还是觉得不够
天呀 该不会是贪心的念头
为什么 拼了命地工作
拼了命地追梦 到头来原地没有动过
为什么 万里晴空下的面孔
庸庸碌碌不开心地锁着眉头 要向谁哭诉
为什么 想去看场电影
该死的台风偏偏选在每一个的周末
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 就是有人穷得发疯
有人富有 把钞票当作了枕头
为什么 新闻里鼻酸故事
只为了偷面包给妈妈 充饥的小偷
为什么 一百个为什么
变成一千个 一万个 十万个 为什么
为什么 我想破头写不出个鸟 念念念 我为了什么
我们都不必在意未来的样子
像是精神病患写的诗 或是烟花绽放的节日
随它去吧 我们都只活一次
呼吸呼吸呼吸 呼 一切曳然而止
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 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
只有当眼前亮起来了以后
才有机会彰显它的价值 不是谁能决定的
该漫游还是冲刺 我们都在海里 我觉得我们像沙子
你说的亡命之徒 是不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运命哎啊 什么关卡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平安夜

因为是平安夜,所以晚上终于可以不用在9点之后下班了。
 
小瓶在地铁站里等我;
 
街上的姑娘们都花枝招展的,短裙黑丝袜高跟鞋,拎着GUCCI, LV, 捧着各式各样的圣诞礼物。
我的姑娘灰头土脸的,穿着鼓鼓囊囊的羽绒服, 毛绒绒的UGG靴子,背着北脸的电脑包,手里拎着华普买来的凉菜。
 
就这样,我们回家吃圣诞大餐了 — 肯德基的香辣鸡翅 + 奥尔良烤翅 + 普罗旺斯烤鸡腿各一份,华普凉拌菜一斤,家乐福换购百威啤酒一听。
 
吃了一地的鸡骨头之后,我们说看张碟吧,好久没一起看碟了。
 
小瓶从一堆买过之后就再没时间看的碟里面挑了Sex and the City电影版。演出开始了,她开始收信、发信,和老板电话,定明年的quota。我在边上贤良淑德地剥山核桃,心事重重地想着我那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好不容易都消停下来了,Carrie的happy ending也快来了,可是DVD卡了,荧幕定格在Big的大脸上。于是只好关机,洗洗睡了。
 
平安夜,惟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我尝试着不露痕迹,告诉你爱情的道理

小瓶买了本《我爱问连岳II》,原来这个男人和我喜欢的Kevin一样是给《上海一周》写情感专栏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看情感问答的书,一开始羡慕作者那种内心的温和和坚定。Kevin说:
 
 “我以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以为婚姻该有爱和忠实作基础。
  我以为人做选择时至少要尽量不伤害别人。
  我以为人格和尊严重要过面子和欲望。”
后来我发现,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痛的话我也会说。不是两个温和坚定的人在一起,就一定没有问题。爱和忠实战胜不了时间和空间,人格和尊严在世俗和金钱面前多少会屈服。
 
我常想情感专家们的情感生活应该很简单才对,因为如果他们情感世界的熵值持续增长的时候,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给别人指点迷津。
 
我们无从衡量情感专家们的答案的有效性,是否真的能当头棒喝,醍醐灌顶。反正我作为情感专家是失败的,我尝试告诉别人爱情的道理。但是道理每个人都懂,放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挑战的不是你是否识大体、明大理,挑战的是人性的弱点 – 害怕孤独、渴望温暖、患得患失。
 
但是我还是喜欢看这类书,喜欢读者来信更多于作者的解答。就像看到男人帮里的性爱问答一样。大概凡人看到原来这是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不靠谱的女青年和男同志的时候,心里会有一种愉悦感吧。
 
想告诉我在爱情中纠结的朋友们,不管爱情有什么道理,总是要自己面对问题。不管有多少是非对错,对自己好一些总是没有错。因为Kevin大师也说过:“所谓好的爱,就是要让自己更自信,更喜欢自己。”
 
希望你们都能快乐起来,长假快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